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钢企展馆

“严冬”孕育竞争力 ——转型突破看河钢

发表时间:2019-11-14 13:40

河北日报   2015年9月29日头版头条

记者 吴艳荣

近几年,钢铁业一直在寒冷的冬季徘徊。

2008年,钢铁业在享受了近8年的高利润后,受国际金融危机冲击和产能过剩、资源环境压力加大等因素影响,整个行业的利润率呈断崖式下降。现今,吨钢利润连一根冰棍也买不到了。

一个行业到了最困难时期,并不意味着路到了尽头,而是到了转弯的时候。作为我省最大的国有企业,全国最大、世界第二大钢铁企业,河钢集团深感肩上责任重大,特别是在钢铁业深陷低谷的今天,振兴民族工业的使命感就更加强烈。

在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的大背景下,坚持变中求新、变中求进、变中突破,一个浴火重生的故事正在河钢上演。

转”出新思路

【当前钢企的困境,是市场持续低迷造成的吗?这只是表象,根子还在企业竞争力不强】

“一个流血虚弱的肌体能够参加百米竞赛吗?”这是2013年12月30日,履新不久的河钢董事长、党委书记于勇在2014年集团工作会议上抛出的问题。

尽管此时河钢像国内大部分钢铁企业一样,挣扎在亏损边缘,但13万河钢人或许从未想到,“流血”、“虚弱”会与自己所在的这个巨无霸企业画上等号。

河钢集团于2008年6月30日由原唐钢集团和邯钢集团联合组建而成,直属子分公司达到20家。在大多数河钢人看来,企业发展困难的直接原因,是全球经济疲软、国内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导致的市场持续低迷。

事实究竟怎样?集团班子一五一十地给大家算了一笔账:

去除原料、动力、人工、资金四大基本要素,河钢钢铁主业附加成本,即与生产经营没有直接关系的非生产性开支在总成本中占比20%,按当时总成本计算,吨钢非生产性开支高达700元!集团年产4500万吨钢,一年下来就是300多亿元!而国际一流钢企韩国浦项在四大基本生产要素之外的非生产性费用只有不到6%。

300多亿元!高额的附加成本大大削弱了钢铁主业的竞争力。流血的“伤口”在哪里?

生产中,河钢几乎采购了全国乃至全球最优质的高价原料,以昂贵的结构成本保障生产运行;管理中,河钢长期实行工程外委、人员外雇、辅助外包,大量使用中间流通环节,附加成本居高不下……

以往持续高盈利的钢铁市场如同“遮羞布”,把这些问题都屏蔽掉了。当高速增长的钢铁需求大潮退去,问题就暴露无遗。冷静下来分析,现在企业最大的问题表面看是市场带来的,其实根子还在自身。

转型,首先要转变思路。当前钢铁行业的困难时期,只是暴利时代的结束,这恰恰是提升竞争力的最佳时期。不把多年来生产经营中沉淀的不利因素克服掉,河钢难以发展。

“转”出新模式

【改革哪能不涉及利益调整、触碰矛盾?要彻底颠覆高盈利时期的资源配置模式,为提升竞争力减负清障】

适应经济新常态,高盈利期遗留下来的传统经营模式必须转变!

然而,知易行难。改革必然涉及利益调整,就要触碰矛盾,实际执行起来谈何容易!起初,有的单位无动于衷,有的单位徘徊、张望,动作不大。

破釜沉舟,集团果断“断奶”:2014年起实行严酷的资金管理,各子分公司在不合理的成本削减完之前,决不能增加一分钱贷款。

刚性措施,倒逼子分公司直面挑战。

钱从哪里来?只有“华山一条路”:全面清理整顿“三外”费用和中间流通环节,建立低资金保障条件下全新的生产经营组织方式,提升钢铁主业竞争力。

这果然是一个巨大的空间!

高炉“爱吃”的高价巴西细粉、特级焦等被“斤斤计较”甚至完全停用,过去不愿使用的印尼海砂等被当成主要配料;

依法依规清退22258名外雇人员,年降低费用8亿元;

清理1310个经营流通环节中间商,压减75%,年降低费用近6亿元……

2014年,河钢上下顶住市场持续低迷、资金紧张的巨大压力,在行业平均新增贷款率29%的情况下,集团全年同比减少贷款270亿元,三大经营公司合计实现降本增效40亿元。一整套适应经济发展新常态的生产经营组织模式全面建立。

河钢的成本越来越“干净”了,但还远没到松口气的时候。今年8月,在年初制定降成本指标的基础上,集团再次下达今年后5个月的降成本指标,倒逼各子分公司继续挤压“水分”,某些成本指标必须清零。

今天向自己“开刀”,正是为了明天的身康体健。以优化成本结构为引领,河钢不仅拿回了一大块经济效益,更重要的是带来企业生产经营深层次的颠覆性改变,为提升竞争力减负清障。

“转”出新动力

【为什么有一流的设备,却没有一流的核心竞争力?实施产线对标,以创新驱动引领高端发展】

近日,记者在河钢集团唐钢公司长材部二楼会议室内,看到4把特殊的椅子,靠背上贴着“反思”二字。白纸黑字,很是扎眼。

长材部党委书记刘晓光解释,这是今年6月开始实行的新制度,已有5个科级干部坐过“反思椅”。生产过程中如出现违规操作形成事故,相应的管理人员就要反思,不但扣半个月管理奖,还要停工一周,离岗学习。

事实上,去年以来,河钢集团人人都坐上了“反思椅”——一把无形的“反思椅”。

钢铁行业装备哪家强?名列前茅有河钢。德国西马克、西门子奥钢联……集团组建后,投资超过1000亿元,把设施、工艺武装到了“牙齿”,百分之八九十的装备和工艺达到世界先进水平。

然而,根据美国钢铁行业分析机构世界钢动态公司发布的2014年世界级钢铁企业竞争力排名,全球有36家钢铁企业上榜,其中我国企业有5家,却没有河钢。一位网友留言:“河钢、河钢,你在哪里?”

为什么一流的设备,却没有一流的核心竞争力?河钢深刻分析症结,提出“产线对标”这一全新概念。它不再是单一产品的成本对标、单项技术指标费用的对标,而更加关注产线之间装备能力、产品档次、产品质量等。也就是说,河钢要比肩先进,相同的生产线,要生产相同档次的产品。

管中窥豹。河钢集团邯钢公司“一个百分点的故事”,记录着产线对标的努力。

汽车板是邯钢重点培育的品种。行业先进企业的汽车板内控合格率始终保持在99%以上,而邯钢经过半年多的努力才达到98%。别小看这一个百分点的差距,它可能就是客户流失的致命因素。

邯钢四级专家李太全与全厂17名技术人员细致排查原因。原来,罪魁祸首竟是磷成分和酸溶铝控制水平低。他们立即成立课题攻关组,形成一套新方案。针对不同含磷量铁水采取对应冶炼渣量、根据不同冶炼条件控制过程温度,使磷成分内控合格率达100%。同时,根据各钢种特点,强化细节管控,解决了酸溶铝控制异常。今年1至7月,邯钢汽车板累计产销达100余万吨,逆势增长70%以上。

从习惯生产“大路货”到下决心攻克“高大上”,更多类似“一个百分点的故事”在集团上演,提升着钢铁主业的核心竞争力。今年上半年,全国钢铁业价格一降再降,河钢集团产品综合售价却提升了100元。

转换发展动力,以创新驱动引领高端发展。河钢目前拥有3166项自主知识产权,制定有30项国家产品标准,主要产品覆盖除无缝钢管外所有品种领域,成为中国产能规模最大、产品规格最齐全的钢铁企业。前不久,河钢集团舞钢公司核电钢漂洋过海,成功应用于巴基斯坦核电项目建设。舞钢生产的常规岛级和核岛级设备用钢实现全覆盖,这在国内是第一家。

“转”出新市场

【坐在“围墙”内,哪能打好市场牌?要真正走进客户心里,勇敢迈上国际大舞台,提升国际竞争力】

商丽是河钢集团唐钢公司市场部副部长,兼任唐钢集装箱板大客户经理。在她手中,不被看好的集装箱板销售业绩打着滚地往上翻。她说,做大客户经理,与以往坐在企业“围墙”里办手续、卖产品完全不同,需要真真正正地走进客户心里。

当前,钢铁行业已成为完全竞争的行业,坐在“围墙”里,哪能打好市场牌?过去重生产、轻营销的传统做法必须尽快扭转。

在河钢各子分公司采访,记者经常听到“国标+α”这个概念。这里的α,是产品在达到国标基础上的一个变量。它把海尔、美的、长城汽车等客户的个性化需求,植入产品的生产过程,更印在生产、销售、技术人员的心里,为冷冷的钢卷融入更多暖暖的真情。

韩国浦项,近在咫尺,一季度利润率近10%。本土市场空间较小,他们的利润从哪里来?答案:来自国际竞争力。

这给了河钢很大启发。他们一方面深耕细作国内市场,另一方面借力“一带一路”战略,统筹利用“两种资源、两个市场”,拓宽国际化发展道路。

2014年,河钢控股德高,为我国钢铁企业第一次收购国际成熟商业网络,河钢以此实现全球拥有资源、全球拥有市场、全球拥有客户。

有人说,河钢人,做梦说的都是行话。无论看现在的规模、实力,还是展望未来的发展,河钢都到了加快海外布局的时候。

记者采访时发现,唐钢国际合作部部长武学泽的办公桌上摆着两份材料。一份是唐钢在老挝投资的钢铁项目可研报告,这是海外谈判的成果。另一份是英语学习资料,这是海外闯市场的武器。“自己懂些外语,谈判时比用翻译来得更直接。”他笑着说。

像武学泽一样活跃在世界各地的河钢人越来越多了。目前,河钢直接或间接参股、控股海外企业70多家,控制运营海外资产近60亿美元。该集团明确:到2018年,实现海外营业收入突破200亿美元,占总收入的30%以上。

钢铁市场依然寒风刺骨,但13万河钢人却干出了自己都难以想象的业绩。巨亏—止血—盈利,河钢画出一道美丽的弧线。

突破,正在发生。于勇说,要感谢这段社会经济全面转型的时期,能够让河钢破釜沉舟、主动求变,进而赢得在全球任何一个区域和任何一个企业搞竞争的能力和自信。河钢在未来两三年内,不仅能走出困境,而且会在中国的钢铁行业以及新兴市场当中,有一个巨大的改变。河钢必将成长为一个全球性的企业,成长为一个最具竞争力的企业!

冰封之下,春潮在涌动。